2012年8月8日 星期三

香港的國民教育:外國沒有的「認親」教育

相關香港的國民教育,這幾天輿論好像在爭論外國有沒有推動「如此」的國民教育。香港政府教育局為了推動國民教育所發出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提及法國、美國及澳洲皆有推動國民教育,以此為香港推動國民教育給予正當性。但反對者近日不斷反駁指出這些西方國家主要是推動公民教育,建立國家認同的國民教育並不是重點。

我看到這爭辯,真是笑到「咀到爆」。只有香港那班受到西方「荼毒」極深的「假洋鬼子」教育局官員才會用西方經驗來佐證國民教育之正當性。現在被人家扯著鼻子走也是活該。如果我是中共官員,一定想罵死這班「窩囊廢」;要不然就認為他們故意「消極」作為。

外國當然不會推動「香港的」國民教育。那會有一個父母要天天對著自己生自己養大的孩子說:「你是我的孩子...你是我的孩子」。那個孩子從一出生就知道他們就是自己的父母,不會天天問:「你們是我的親生父母嗎?」這是法、美、澳的情況。但香港不同,香港是「棄嬰」,自小被老外養大,養到肥肥白白,英文比中文好,雖然天天見到親生父母(因為就在毗鄰),但以前要不是「窮鬼」(經濟落後),就是「瘋子」(不斷搞政治運動)。改革開放後,最多就是一個「暴發戶」。現在棄嬰被迫回歸,就是要認祖歸宗。國民教育本身就是這「認親」的動作,如何能找外國範例作比較?只有香港「不中不西」的官僚才會跟反對者扯西方有沒有國民教育這問題。

香港根本是特例,殖民地以回歸另一個國家而非獨立方式脫離原宗主國是一種很特殊的情況,台灣脫離日治回歸祖國的情況或許與香港相似,但由於台灣非以原台灣住民自治方式回歸,而是由「外省人」接管台灣;加上國民黨大陸政權失守,中華民國偏安台灣,使國家認同慢慢移向「本土」,這又使台灣案例不同於香港。

正如我前文指出,香港與其他國家(包括台灣)的國家認同問題不一樣是在於「客體化」的國家。法國人認同法國,其原本就是法國的一部分,就如同自己對自己身軀的認同,是不需要教育的。但香港的「國民教育」並非要認同香港本身(這個是不用政府做的事),而是認同跟自己出身、想法、制度根本不一樣的人是「自己」。在一國兩制下,就算掛了五星旗十五年,中國仍然是「客體」。要將「客體」變「本體」才是國民教育的真相。看著香港內部摸不著邊際的討論國民教育,中共一定氣死。或許香港的官員真的是故意「消極」作為,反對者應該心裡由衷感謝他們。


2 則留言:

  1. 只能客氣點說香港官員們都"不懂說"和"不懂解釋"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因為他們也有"國家認同"問題吧!!

      刪除